美文:

甘肃省长之问,叫醒了谁?

在2019年1月9日至10日,甘肃省委举行年度经济工作会议上,会上,甘肃省省长唐仁健发出了沉甸甸的“省长之问”:“难道我们甘肃就应该垫底、应该落后吗?”唐仁健省长提出反问句后接着说:“我想,每一位只要有责任感、使命感和荣誉感的甘肃人特别是领导干部,都应三思三省、寝食难安、奋起直追。

640-10.jpeg

这一问,让甘肃深受震动。为什么要在此时发出“省长之问”?其实道理很简单,是甘肃已经落后的太久太久了,不但与曾经的难兄难弟贵州的“现实相差已何其之远”,而且在全国脱贫攻坚中,甘肃的任务也是最重的,因为全国脱贫看甘肃,甘肃脱贫看两州,如果我们还是按过去的老思路,老思想,还不奋起直追,那么倒数第一的帽子将永远扣到我们甘肃人头上。

当前甘肃面临的机遇范围之广、含金量之高应该是前所未有的,我们再不能错失良机、吃后悔药了。”甘肃省省长唐仁健说,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作风”,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干”字。要以不甘认怂的精神干,借势借智借力发展。

640.gif

说到甘肃发展,就不能不说曾经的难兄难弟贵州。2012年,胡锦涛总书记在贵州视察时提出要“努力实现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性跨越”。这不仅是党中央对贵州发展战略目标的新要求,也是贵州要建设和谐社会的坚实基础,更是贵州各族人民日夜期盼的富民兴黔的必然选择。面对贵州人均GDP常年倒数第一的现实,贵州全省上下奋起直追,短短几年,贵州完成了不少“神跨越”,千百年来第一次勇立全国发展的“潮头”:过去5年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9%,去年更是位居全国第一;成为全国第九个、西部第一个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省份,成为中国大西南交通中心和出海大通道,实现了通江达海的千秋之梦;一跃成为全国甚至全世界大数据产业的高地,苹果、高通、阿里巴巴等12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落户贵州......

640-2.gif

现在的贵州不仅是甘肃学习的榜样,更成为全国学习的榜样。“贵州发展的‘密码’是什么?”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面对记者的多次提问,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的回答寥寥数语:“别无他法,就一个‘干’字!”曾经和贵州是难兄难弟的甘肃,目前也处在发展的关键阶段,如何借他山之石,学好贵州经验,为甘肃所用,引人关注,发人深思。这一重大课题虽已提出,但尚未破题。如何实现跨越式发展?值得甘肃全省上下深入调查研究和全面思考。笔者仅从思想观念的层面人手,阐述深刻反思与跨越式发展之关系,供各级决策者参考。   

 一、深刻反思是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前提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甘肃今日之落后,是历史性的落后与现实发展滞后诸多合力相互作用的结果。它有长期积累的厚重的历史原因,但绝不是我们所习惯使用的“由于历史的原因或者是区位因素的原因”这句话就可以轻描淡写推诿卸责的,必须追本溯源进行深刻的反思,经济与非经济、客观与主观的原因,有敢于直面、敢于自省自责的勇气,才会产生自励自强的谋略与决心,才会有卧薪尝胆的精神,集聚甘肃全省的民心民智民力负重攀登,积跬步而成千里,脚踏实地去实现甘肃经济社会历史性跨越的宏伟目标。 

640-11.jpeg因为如果对我们甘肃发展存在问题看不到、找不准,解决问题、改进工作就无从谈起。举一反三,落实这一指示,我认为对于甘肃的改革、发展、稳定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各项工作都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目前,甘肃与全国和周边省区市相比,经济发展差距仍在继续拉大,自从人均GDP被贵州超越之后,甘肃人均GDP长期处于全国倒数第一。与建国时一样,仍是“陇中苦 甲天下”,财政收入仍“不及中土之一大县”,全省经济总量不及东部一市。这不能不使我们甘肃的各级领导干部感到肩上责任之重大。甘肃的问题到底在哪里?近年来,我们把它概括为观念、机制、体制的问题。这无疑是对的,但太抽象、不具体,难以找准解决问题的突破口。这突破口在哪儿?就在于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有意无意回避、不愿或不敢正视自身工作的原因。的确,甘肃是从一穷二白的经济社会形态中跨越式地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上千年的与发达地区的经济社会落差不可能短时期填平补齐,我们将这种滞后归结为历史的原因或者是地理位置的原因看似理所当然。但是,同样受这种原因影响,在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的这些年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与甘肃同处于一个层次的陕西、四川、内蒙,宁夏、贵州却能抓住机遇、用好用活政策,仅仅十多年的时间,就把曾经同为“难兄难弟”的甘肃远远地抛在后面,四川和陕西省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已跻身于中国各省区市的第二梯队。贵州近年来借助大数据和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的契机,经济已开始起飞。而甘肃呢?虽然纵向比较年年有大发展,但横向比较,与周边省份和全国的差距仍在扩大。这难道也是历史或者是区位的原因而非我们自己的责任?    

二、跨越式发展必须卸掉历史叠加的重负    

寻找甘肃经济社会发展滞后的自身原因,其前提又必须对历史叠加的原因有全面而理性的认识。因为历史上甘肃在发展上犯的错误,不可能由历史去改正,只能由我们去改正;历史叠加的重负,历史不可能自行卸掉,只能由我们去卸掉。这就是必须对甘肃的相对贫困追本溯源,以提升我们现实的紧迫感、使命感的理由。   

造成甘肃长期发展滞后的历史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甘肃一直处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主流的边缘,无经济社会发展的综合区位优势。 两千多年来,纵观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重心转移的历史轨迹,大体上是一个由西而东、由北而南又由南而北的十字形。横向大体以黄河、长江干流为主轴;纵向则涵盖华北、华东、华中东部和华南。自从唐代以后,甘肃就退出了中国发展的主航道,其后,由于海权的不断兴起,甘肃始终未能再次进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流区位。这种边缘的弱势区位,同时受着主流的排挤与吸引。主流地区较之边缘地区,已具备较雄厚的综合实力,有坚实的发展基础和优越的区位强势。在市场经济一视同仁的激烈竞争和主流的本能排斥下,强势者将更强,弱势者将更弱便势所必然。 

第二,甘肃多次丧失了从边缘进入主流的历史机遇,偶有跨越式的发展,却终是昙花一现。由于中央政府对甘肃的重视并不着眼于它的经济发展,而是着眼于军事、政治的功利。一旦军事、政治目标实现了,或者其他边缘区域的军事、政治砝码加重,中央政府对甘肃的关注也随之减弱。 近代以来,由于西方列强向东扩张,新疆、蒙古和西藏相继成了列强觊觎的目标,与之相毗邻的甘肃便出现了边缘主流化的倾向,由于军事和政治上的重要性,甘肃就这样走近了主流,取得了一定得发展,但也仅仅是一瞬。

第三,抗日战争爆发以后,由于需要接受外部的援助,甘肃近代交通网络形成,特别是当代立体交通网络形成后,甘肃又因固有的弱势,难尽收通道之利,却仍承续了通道之弊。利弊相生,事之常规。 我们曾经埋怨长期的封闭造成了甘肃历史上的贫穷落后。但谁也不曾想过,近代甘肃交通网络形成后,特别是当代航空、铁路和公路构成了甘肃立体通道以后,由于固有的贫弱,无力将强势进出的人流、物流、资金和信息长久拦蓄下来。更有甚者,连自己的一些优势也被周边的强力吸引而不断流失,甘肃的生产总值在全国的经济总量中甚至不到百分之一,其经济地位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究其原因是否与我们身处丝绸之路大通道而未能尽用其利,反而承续其弊有关呢?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对于地处通道的甘肃来说,可能遭遇过往洪流冲刷而致堤溃岸崩的处境。   

第四,甘肃是资源大省,但资源优势并未转化为经济优势,长期存在的资源贱卖或资源“掠夺”,使甘肃难以靠自身的力量摆脱历史性的落后。甘肃资源丰富,却并不是最大的受益者。计划经济体制下长期存在的资源贱卖,似乎成了惯性,在当今市场经济条件下依旧延续。这固然是因为甘肃缺乏深加工、精加工能力,难以提高资源型产品的附加值;但另一方面,相关政策不合理或者是腐败,使甘肃缺乏随行就市对出境资源定价的机制,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这既有赖于中央宏观调控和东部地区的反哺,对像甘肃这样的西部省份给予合理的资源补偿和生态补偿,更有赖于甘肃加大改革发展的力度。

三、跨越式发展必须摒弃“土狗”心态,超越自我    

甘肃有史前的辉煌,但当中国跨进有文献可考的五千年文明之后,甘肃的文明更是璀璨夺目,但是祖上阔过的心理也让甘肃染上了“土狗”心态,让甘肃的发展蒙垢含冤。我们一次次的拿我们辉煌的历史说事,但却自觉不自觉地有了固步自封的心态;同时,近些年又因甘肃自身的发展落后,丧失赶超的信心,由自大滑向自卑。历史对甘肃一误再误,人们对甘肃也不断误解误读,而甘肃则在这些他误中不断自误。历史的错误可以改写,误解的形象可以重塑,而自误尤须自省,才能自觉,才能自救。历史规律的揭示与现代诠释,正是自省、自觉、自救的前提。  

在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后,都说是甘肃的机遇,但是我们并没有将这种机遇转化为甘肃发展的动力。不仅在全国,而且在西部11个省份中,经济发展长期排名最末。改变人均生产总值长期挂末的位置,打赢全省的脱贫攻坚应成为甘肃制定发展规划时最紧迫、最实在的基本奋斗目标。    

四、跨越式发展必须遵循历史规律 

像甘肃这样的欠发达省份,更应该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兼顾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决不能再重蹈资源贱卖、资源乱开滥采、“有水快流”的覆辙,在努力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历史性跨越的进程中,必须始终尊重客观规律,跨越传统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用循环经济的理念来规划甘肃的发展。这是发展模式的跨越。而甘肃目前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面临的脱贫攻坚任务,决定了它的跨越式发展最主要是发展水平的跨越,即不仅要求高速度,更要求高水平、高效益、高起点。 

640-12.jpeg

五、跨越式必须增强思想解放意识

谈到思想解放,一是要突破信心不足的思想,树立敢于争先的意识。不敢想、不敢大胆想,不敢干、不敢大胆干,不敢做,不敢做大事是甘肃人思想上的通病,这就是对自己发展的不自信,因此在甘肃跨越式发展的道路上必须树立奋勇争先的意识,大胆突破,从根源上解决阻碍甘肃发展的桎梏。二是要突破墨守成规的思想,树立敢为天下先的意识。墨守陈规就是不愿意创新、不愿意改革、不愿意接受新事物,习惯于旧观念、旧思路、旧方法、旧作法。敢为天下先,就是要敢走别人没有走过的新路,要用新办法解决新问题,要用新做法开创新局面,这样才能够让甘肃的发展充满新希望。三是要摒弃小农思维,树立追求卓越的意识。一定要摒弃我们自己的小农思维,不能安于现状,要跟过去比,更要跟先进比,进步了,要更进步;好了,要更好,因为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四是要突破封闭保守的思想,树立包容合作的意识。应该打开思想,集百家之长,积极与周边兄弟省份和东部发达省份合作,大合作才能换来大成功。五是要突破消极等待的思想,树立抢抓机遇的意识。在这个充满竞争的时代,谁消极等待谁就只能落后,在这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时代,我们一定要大胆抢抓机遇。六是要突破怕担责的思想,树立勇于担当的意识。每个甘肃人,特别是领导干部就必须勇于担当,万不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因为甘肃的发展经不起推诿,甘肃的未来受不住拖沓。七是要摒弃做少说多的思想,树立干字当头的意识。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甘肃后发赶超就是要靠实干,善干“干”出来的。八是要突破拖沓散漫的思想,树立大干快上的思想。说到不如做到,要做就要最好。落后了就要赶上去,容不得半点拖沓,必须比别人的发展快上加快。九是要突破忽视产业的思想,树立工业强省的意识。甘肃的发展差距在产业,潜力也在产业,希望也在产业,一定要坚持走产业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绿色发展道路。十是要突破不跑不要的思想,树立跑“部”前进的意识。自身发力、中央给力、向外借力,这是遵循内外因的辨证关系,我们一定要积极贯彻和领会中央的精神,积极跑“部”前进,把中央的支持和自身的努力紧密结合,实现甘肃的跨越式发展。

640-13.jpeg思想解决的程度,决定了甘肃发展和进步的尺度。在新的发展时期,甘肃实现跨越式发展、后发赶超,与全国同步实现小康,是党中央、国务院对甘肃的殷切希望,也是全省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同时,历史用无声的诉说,把我们甘肃前人的成败得失真实地告诉后人。但只有用心去聆听,才能获得智慧与启迪。甘肃辉煌的历史是甘肃文明发展进程的记录,是甘肃各族人民共同的记忆,是今日甘肃现实的基因。

在实现甘肃历史性跨越的征程中,一般群众倘不识甘肃历史发展的常识,不过是个人素质的不足;各级领导干部,如不深刻认识甘肃历史,便是执政知识与执政能力缺失。历史的辩证法只有在纵横向的比较中,才会给智者以启迪,使他们在显形的优势、成就中看到隐形的劣势和不足,认识前进中的滞后、发展中的差距、富裕中的贫困。前人和我们共同造成了今日甘肃的相对贫困与发展滞后,我们必须在他误与自误中觉醒,自励自强,在构建和谐甘肃中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性跨越,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 

甘肃发展有多好、有多快,归根结底还是取决于甘肃的各级领导干部。只要我们俯下身子,努力学习贵州干部勇于创新,广东干部的敢为人先,浙江干部的敢想敢做,四川干部的敢于担当和开拓进取的精神,全力投身于甘肃的发展大潮中。希望这一次唐省长震动甘肃的“省长之问”,能叫醒甘肃昏昏欲睡的官老爷们,敲醒他们的榆木脑袋,打掉他们的“土狗”意识和“小农思维”,因为事有所成,必定是吏有所为,坚信甘肃经济社会发展实现腾飞必有其时。

共同努力指数
Image
共同努力贡献者:root

登录才能评论